扫一扫

分享至朋友圈

微博

qq

城市黑客正在来袭,你准备好了么?

2020-07-07 18:56:24 18
在大众的理解中,黑客Hacker只会出现在虚拟世界里,但在更广义的认知里,黑客可以是任何一种有技能的人,在边缘地带,主动地创造新的可能性,最终影响整个主流体系。所以,当虚拟的行为侵入实体世界,建筑师就可以成为城市黑客。自发地寻找被遗忘的城市空间,利用设计去改变环境,去承载大量的线上溢出到线下的新型内容和行为,为城市,为人们,带来更多的想象力。


从前台的变迁看办公空间的设计趋势

吴叶熊
 


 

做设计就像在导演一场电影,在室内设计里把关键问题解决了就像一部好的电影完成了一半。过去的办公空间比较注重仪式感和安全感,所以一个企业的入口都会有前台的设置,而且前台的面积也体现着一个企业的自信心。随着时代的发展,前台逐步实现了由面积支撑向艺术空间的转变。改动原因一是为了适应网购的发展,在前台附近设置快递间。改动原因二是要试图把前台的仪式感转换成功能性,类似于起居室的效果,把玄关、门厅、延廊还有正堂融合在一起,这个想法是由东阳民风流传的“知言通天下”而来,主要是为了在办公区域之外再开辟出一个区域用来交流沟通。

“电影”有了这样一个开头后,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设定人物关系,这种关系在室内设计的体现就是一种固定的工作习惯。虽然线上的办公方式已经越来越普及,但是线下办公也不可替代,我们希望通过设计能够让这种线下交流分享成为我们的工作习惯。在一个设计非常完美的厨房里,我们会愿意多下厨,设计既然能改变生活习惯,那设计也能改变工作习惯。公司里的各个部门代表“电影”里的各个人物,让人物产生关系,就是让各个部门产生关系,产生关系的条件是什么呢?就是要有一个让交流从被动变为主动,从主动再变为习惯的交流空间,这就需要在空间设计上缩短各个部门的空间距离以提高办公效率,将办公室改为相互围合的布局以促进部门之间的横向讨论,设置圆形的敞开讨论区实现自由讨论。此外还可以融入一些轻松元素如健身房、烧烤露台和胶囊酒店等等。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未来办公室设计的趋势,既然物理的办公空间存在,就必然是有人们需要聚在一起办公这件事情不能被取代的原因。那么设计需要去考虑的地方也就是要把这个不可替代的原因找出来,并且把这些元素发挥到最好。作为设计师,我们把人物和人物的关系设计好了,后面的故事就需要使用者来写了。

 

用心设计,以细节逗乐味觉

 孙天文
 


 

店名和餐厅之间的关系非常重要,店名需要有鲜明的风格指向性,从店名到室内设计风格的一气呵成,只为强化一个共同的记忆,就是你一想起这家餐厅就能记起它的店名。

我不想仅为了盈利而迎合市场,而是希望弱化材料、弱化造型,回归简约,以光的设计营造甜美、浪漫、舒适的氛围,传达一种温暖的感觉以缓解大众工作的压力。大家普遍认为食物是否美味与厨艺和食材有关,但是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因素影响着食欲。当噪音超过了正常的环境,人对咸味的感知就变得非常迟钝,此时一包咸菜就成为了标配,比如在飞机上用餐。不同的餐具对人的味觉也会有影响,用蓝色杯喝水比红色杯子更解渴、圆形餐具的甜品比方形餐具更甜、方形食品比圆形食品更脆、包装设计越大吃的越多、自助型餐桌设计要小才会让人感觉食物足够多了等等。这些设计都为了传达一个信息:让顾客提高对食品的喜爱程度。因此,要让食物看起来更美味,除了厨师的水平,食材的品质之外,还有很大一部分空白需要设计师来填补。

材料设计对人行为的影响也是决定性的,是不经过大脑本能反应的。比如你在办公室,你的办公桌上放了一个铁制的笔筒,一个皮球和一个玻璃杯,这时候有人进来告诉了你一个非常非常恶劣的消息,让你勃然大怒,你顺手抓起一个东西想把它摔碎发泄情绪,你会抓起哪个呢?您肯定想都不想,抓起的一定是玻璃杯。所以物质和人的行为之间的关系是决定性的,是人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给你找到了的。所以设计师在做设计选择材料的时候,一定要给自己一个理由,问问自己,那么多材料,我为什么要选择这个?

我们来假设这样一个场景,有人在桌上扔了一把中华烟,让你写一篇文章,你会怎么来写?如果你是经济学家,你可能会从国家的税收,从促进社会消费这个角度来写;如果你是医生,您可能会从香烟是如何危害人体健康的角度来写;而如果你是设计师,你就会从审美,从艺术这些角度来写。那么,餐厅设计也是一样的,你是否有你自己的价值体系?又是否能通过设计将自我的价值体系从细节处体现出来?并且最终在顾客对于美食的评判结果中得以证明你的价值体系是被认同和有意义的。

 

以设计打造单身时代的独处文化  

张娟


 

当单身时代来临我们的居住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我们首先需要弄明白是什么原因促进了单身时代的产生。一是自我意识的苏醒,尤其是女性的自我觉醒。二是独居生活具有良好的物理环境,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一个手机就能给生活带来很多的便利性。最后一个也是最不可忽视的原因:大规模的城市化让很多农村人口向城市集聚,产生南漂、北漂一族。而在当今快节奏的生活条件下,相对于成功,单身者更关注的是幸福感的获得指数,他们会审视自己的内心,努力寻找什么才是自己真正需要的东西, 他们没有与父母或是孩子先生住在一起,所以他们会把重心放在自己身上,会关心自己的时间需要花在哪,甚至会用金钱来买时间。

另一方面,一个人生活必定会面临很多独处的时候,因此某种独处文化在单身时代就尤为明显。单身有单身的焦虑,一个人生活的孤独感,年老体衰的无助感,所以独居生活里“一个人”的空间会有很明显的特征,一方面体现在居住环境,让紧凑的空间在满足基本需求外还要有丰富有趣的设置以展示出主人的个性爱好,比如打造迷你厨房、设置私人电影院、兼顾运动与时尚、协调光和绿,而若想在这小小的空间里保持住这些趣味性,如何做好室内的收纳改造就变得尤为重要。另一方面则体现在室外活动当中,当单身群体的生存空间被压缩后,设计需要帮助他们把对外社交的空间外置出来,以此来满足不同的生活需求,比如健身、咖啡馆、公共厨房、公共洗衣间等等,通过将商用空间转换成居住空间,创造出很多诸如公共健身房、公共厨房、公共洗衣间等类似的具有公共社交的空间,有效地达成了单身群体希望把重心放在关注自己内心上的诉求,帮助他们利用大量的闲散时间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一个人好好住”,这便是单身时代的居住口号。在独居生活中,我们可以离开父母的审美,把自己的审美取向完完整整地反映在这个独属于我们自己的自由自在的室内空间中。除了可以一个人享受生活,还可以把工作室搬回家,这也是SOHO一族比较多的状态。此外,时尚与运动,也被期待在独居生活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面积有限的情况下,设计要充分发挥其拓展的可能性,使每一个小空间都实现精致的利用。大到设计居室、客厅、餐厨都完全共享开放的居住公寓,小到使用抽拉式的小配件来扩展居住的物理空间,这些都是单身时代来临时设计师们将要迎接的挑战。

 

消失中的仪式感——真正的新中式

郑蒙丽


 

什么是建筑的仪式感呢?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只要说起“哥特式”的教堂,我们一般就会联想到几个关键词:高耸的塔尖、十字弓架、立柱和色彩丰富的玻璃,体现出人类对上帝迷离的情感和诉求的渴望。纵观教堂建筑形式的变迁,从最早的米兰大教堂到几百几千年后的简化版、Q版的教堂形式,“哥特式”的建筑元素和表现手法都有所改变,但关于其十字架、塔尖和立柱的关键元素却不曾被取代,因为 “高度”在那个时候就是人们表达对上帝虔诚的最重要的方式之一。这就是建筑的“仪式感”。

 

再来看看二十世纪的教堂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没有高耸的高度,没有全部使用十字架,没有那种阴暗的氛围,甚至没有传统的石柱形式,而是完全使用现代的手法让光进入到空间里面,给予人一种升腾的感觉。由于现代设计更多地想要表达的是人们内心的诉求,认识到人类对上帝的渴求就是人性的自我探索,因此教堂的仪式感从此变得弱化起来,没有了繁琐的装饰,没有形式,没有高度,没有表现手法,只剩下十字架和光,便足以表达人们对上帝最真挚的渴望,这就是建筑“仪式感”的变迁。

 

再追溯到中国古建筑,三进三开制是中国传统建筑最核心的布局原则,设计师试图将其融入到现代建筑中,却显得有些突兀。因为传统中式建筑基本都以木质结构为主,所以它的高度受限、采光和通风性都比较差,而如今的“新中式”却总是通过牺牲人们的私密性来满足采光性,这样的做法会是合理、科学、人性化和可持续性的吗?那为什么这样的“新中式”不适应现代的发展呢?其中涉及到三个基本因素的改变:政治背景制度、建筑规范要求和人性需求,以至于沿袭传统中式的一些元素或者规划上的三进三开的布局原则是不符合当代人生活需求的。

设计需要革新而不是沿袭,需要根据现代人的实际生活来做建筑,而不是硬搬建筑形式和布局上所谓的仪式感。因此要做好当下的建筑,设计更是要从人性的原则出发思考,对当代人的心理和需求进行揣摩评估,最后经过时间的打磨形成一股内在的精神力量,并用这力量与外在世界相连接,形成富有内涵的真正“新中式”的仪式感——精神的渴望与人性的诉求。

 

真正的设计-为民所需的新设计

王俊峰

在2015年的互联网创业大潮,我们很快投入到互联网当中,经过反复的项目试错,终于在公众号的第三篇文章迎来了第一个春天,一天之内达到150万的阅读量,从此就开启了我们的新媒体之路,在两年之内做到了行业第一。后来在写文章过程中,我们发现设计师有一个很明显的趋势:独立设计师逐渐增多。这是因为消费升级,市场对新设计的需求越来越多。但是,市场与独立设计师没有办法直接联系,独立设计师不知道如何打开局面。因此,我们创办城市设计节,希望新设计在城市里面发生。

在我们的城市设计节里面,没有甲乙双方,也没有老板或甲方,更没有论资排辈,在这里只有政府、开发商、建筑师、居民的利益共同体,是凭借创意说话,居民具有话语权。其中设计节的设计被形容为“新设计”,因为它有三大特征:高颜值,在颜值时代形式就是内容。强创新,新物种需要经过强有力的创新来打磨。真需求,以前设计是锦上添花,但是从自下而上的过渡中,设计变成了真正的需求。

真正的“新设计”关键不在于新,而在于她能回应底层需求,在生活中真正被用到、被老百姓称赞。这才是自下而上参与式的真正的新设计。比如,愚园路的名人墙通过改造之后,从破旧的小场馆变成网红打卡地;设计师根据愚园路实际需求设计的垃圾桶,不仅获得了意大利大奖还被上海多个政府买走使用权普及到上海的各个街道;因为每天都有很多居民聚集到愚园路光大银行处聊天,所以设计师根据现状设计了光大银行大台阶的停留以便居民日常社交;设计师根据现今发展迅速的外卖、共享单车,设计了对应的地面标识系统。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设计才是老百姓真正认同的设计,所以2017年的设计节获得了媒体的大量曝光,并吸引了很多设计大咖的助力,虽然城市设计节是设计圈的第一次,但它这种自下而上的城市改造在社会产生了极大的示范效应。2018年的设计节,在去年试飞的基础上,今年会是会是一次非常强有力的发声。以我们的发展历程来诠释今年城市黑客的主题,它有三个过程:首先,打开认知、感受未来。其次,高频试错、修正计划。最后,生命不息、进化不止。

 

从城市修复到人际关系修复

何嘉


 

我们在小区里办活动时,小区里路过的大姐大叔经常会看见我傻笑,却不知道我的傻笑什么,实际上我们通过展板设计,与小区里的孩子、老人、年轻人进行互动,在互动中让小区的邻里有了真正的交流。通过一系列的互动活动,我们发现设计师认为的用户需求与社区居民真正的需求只有小部分的交集。相对于时尚的设计,平均和实惠是百姓最关心的。我们经常看见的城市更新是不在乎墙机理损坏的反复刷新,以及领导一说不好就马上换的资源浪费。一方面,政府不断的花钱还一直被挨骂,另一方面,居民认为城市更新与自己没关系,拿了钱却没有花在合适的位置,进而投诉造成恶性循坏。这已经上升到系统性问题,需要政府、企业、设计师合作解决这个问题,缺一不可。

而我们面临的是居民不会提出社区改动的要求,也没有渠道。所有我们成立了设计团队在城市更新的载体下做社区营造,社区营造就是在一定的街区范围内,由居民自发或者有引导的,为大家共同的利益做一些有创造性的事情。比如政府投资的城市设计节,其中社区活化、多方参与、社区交流等等的软性活动可以让我们与居民做各种各样的交流,通过好玩的方式调研,每次都能收集我们预想的各种各样的建议。另一个我们想做的就是,把居民被动的提出自身诉求和我们主动提出的方案相结合,让他们在理解的基础上形成一个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的多方共建相结合的新机制。

设计的力量是一方面,更多的要注重参与。如列克斯坦尔所说:城市的参与是人美自身认同的一种表现。其中有关乎到公民自身的权利,参与、决定空间的权利。为了让公民很好的维权,我们设置了自治小组开自治会议,大家一起共治共享。但这样共治共享需要重新建立起碎片化的信任,第一步就是让大家一起参与,之后才是改造后的持续运营。其中居民的自下而上是一种抵抗吗?是的,就是一种对权力、专制、隔阂、不信任的抵抗。也许设计师不再是专注于空间的设计,而是人与空间的关系设计,更重要的是怎么修复人与人的关系。

 

家居与音乐

林恒民


 

我从事设计行业大约有十多年,曾在日本 、法国工作过,发现不一样的地方有不一样的体验带给我的感悟也有所不同。我一共有三个品牌,公司在深圳。十多年前,我开始做偏向于中国文化的当代设计。但是,当时还没有明确的中式风格。我们熟知日本是一个非常注重竹文化的国家,但是却不知他们原材料是购于中国。记得《卧虎藏龙》男女主竹林里跳跃的经典画面,其中的竹子是我的灵感来源。为此我们把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竹椅,融合当代设计技巧加入一些当代工艺细节,用不一样的方式呈现,不但取得了大家的认同与喜爱,而且也获得了许多西方人对于中国文化的新看法。

后来我尝试了不一样的文化项目,通过抽象的文化元素,根据唐代女性的特征,来设计台北故宫里面的茶具,它的形态内部图像配饰都与唐代女性臃肿的感觉神似。从事设计的第八年,在尝试做了很多小众化的产品和项目后,我开始尝试往不一样的设计领域发展。是往设计角度发展?或是去探索工艺的材料?还是考虑材质的不同性?但当我接触音乐后,我开始思考音乐和设计的关系。如今,几乎没有人会不听音乐,那么说明它有很大市场趋势。但是,以前的音乐靠专辑封面来吸引客户,所以当时的视觉设计很重要,现在我们不用买专业的DJ设备,让黑胶结合我们的家居来实现有声家具的效果。比DJ更加优化的是,不管家里是北欧、新中式还是新欧式,它都能很好的融入家庭的整体设计氛围。

我们是在做有内容的音乐而不是做音乐产品。在开发自己产品的同时买下很多公司的版权,作为他们的独家发行,当我们既有内容又有硬件时,就是一个组合拳,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推荐不同类型的曲目,这样的产业没有天花板。卖产品会有极限,而且复购率低,但是我们不仅有产品还有内容,可以为使用者提供他所需要的专辑。另外,除了德国和日本生产黑胶外,在中国我们是第一条黑胶产线,由此我们的产品可以把音乐地化生产,不仅给音乐人做专辑,还能帮品牌做黑胶,让音乐属于大家的音乐,每个人都能出自己的专辑。我们把老牌的黑胶拉回到年轻化上,黑胶里融入年轻有趣的词汇、做音乐周边产品、做音乐节等等。

 

城市的创新基因-创新人才的聚集

林佑达

我讨论的主题是城市的创新基因。对于当今城市怎么展现自己的创新能量,怎么实现创新城市,我们存在疑惑。而IBC这个社群就是让我们的设计师、城市规划师和数据工程师在一起探讨城市的可能性。接下来想跟大家分享我们的研究成果。

我看到城市里有很多大型的论坛、小型的沙龙、各式的展览、一次性改造来推动创意城市的形成,却没有真正的关心设计师的生活,了解设计师需要什么,积极设计产业以形成自上而下的城市魅力。所以,怎样才是城市创新更深层的内涵是什么呢?城市创新就是一个会让人们去展示才华,而且可以吸引人才的有创意的地点。城市创新一方面需要城市先天具有创新氛围,另一方面具备一定让人们合作的条件。城市创意的氛围不一定是设计师创造的,更多是历史脉络留下的。比如上海的法租界改造,台北的老屋改造,大学城周边的书店或者咖啡厅的商铺集聚。不可忽视的还有城市的人,人是产生行动的个体。

我们发现创意人有很多不同的工作形态或生活形态:一是,在一个地方工作的设计小团队。二是,在不同地点办公的独立工作者和自由工作者。三是,有固定工作地点的媒体工作者。四是,分租给其他团队办公地点的创意二房东。设计店面在设计行业不是必选项但确是加分项。因为设计不仅是二维图,它更是可以通过店面展示自己形象的三维关系图。空间的聚集不一定有实体的交融,因为设计公司本身就有竞争关系,所以虽然公司聚在同一个区域但不会有互动也不会产生额外的价值。

但是城市之所以创新,除了创新人才之外,人才本身的聚集和合作也很关键。自由工作者对于空间和时间自由度的需求,加之有咖啡厅等这样联合办公的聚集地为设计师提供合作场地,让设计师有了更多互动交流的机会。新的趋势造就新的工作形态。很多大公司难以创新,就是因为其运行机制已针对他的服务做到了最优,很难跳脱原本的框框。而自由职业者快速增长,这意味着个人能力的认可不再受制于你的职位、资历,而是品牌商的认可、合作商的评价。

 

 

标签:设计观点

本文来源:责任编辑:momo